辄归

愈求不得愈疯魔,愈放不下愈痴念

给小太阳太太滴《惊蛰起》反馈

@"小太阳
《惊蛰起》
一拿到书就马不停蹄地花两天看完,呼,好爽。心情一下子变好啦,最近水逆特别严重,什么事都不顺,心情特别特别差,沾沾我太阳滴仙气,希望月考能考好鸭。图,为了我滴生命安全,我暂时不返啦,小太阳太太字好看,简直不要太可爱~
惊蛰起,万物生。
好兆头。
其实大部分文我也都看过,再看一遍还是忍不住流泪,真好鸭。太太细腻的文笔,像一只柔软的小手,轻轻抚慰着心里最柔软的地方。不过,我仲孟也太虐了吧,吐出一口老血,边看边哭,根本停不下来。
太太的文,最后几句都是点睛之笔,虽短,但必不可少。只是短短的几句,却余味悠长,尽在不言中。【结果是,甜滴更甜,虐滴更虐】
一字一句,融进太太的感情,混合着文字,把曾经最好的他们呈现给我们 。
我在想小太阳太太写这些文的时候该怀着怎样的心情呢,欢喜,温柔,认真?带着我们大家的期待,经过深思熟虑写出这些文字,让他们再一次鲜活起来。那样分明,刻进我们每一个心里。
番外简直甜炸我,只要相爱,任何事物都无法阻挡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简直不能用语言表达!
你看,
春天来了。
最后用小太阳太太本子里的话结尾,
感谢我的小哥哥们,感谢刺客圈的姑娘们,感谢我滴小太阳。
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们
和那段青春岁月

给小太阳太太

送给我们滴小太阳 @"小太阳
明天开学了,要好好学习了,不能再混吃等死啦,就是真正的失踪人口了,希望太太不要忘了我呀~
其实一直都想写点什么送给太太了
从刺客列传到镇魂 ,真的非常感谢太太的文章一路陪伴,给了我很多的感动。
其实刺客那会儿,那件事可能就是,嗯。其实最感动的是太太能够留下来,能够陪着我们。有些人,有些事,其实太太并不需要太纠结,因为公道自在人心,偶尔会有那么几个人是非不分,太太完全不需要去在意。开心就写,不开心就不写,不需要顾虑那么多。
小太阳太太的文一直都给人很温暖的感觉。不论是刺客的小脑洞小甜饼还是镇魂,可能并没有多少的波澜起伏,是那种平凡而细碎的温暖,淡淡的,可,那种感觉足够让人感动得落泪。就像是,那一刻,我突然信了命,信他们命中注定在一起,信他们本该这样生活。在一个平行世界,在那些不为人知的黑暗里,他们,好好的。
太太的长篇就给人这样的感觉呀~太太的短篇非常非常非常的甜!小脑洞非常非常非常的可爱,觉得小太阳太太一定是善于发现滴小仙女。拥抱生活,热爱生活。其实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太太的《小哑巴》,看完的那一瞬真的暖哭了。从幼时就相依为命,在黑暗中小心翼翼握着彼此的手,多少的艰辛才换来人前这般的温馨。我爱你,你很好。有了你,就有了一切。幸福很简单啊,你在我身边。
其实已经不记得多少次偷偷在半夜翻太太的文章,一边笑一边抹眼泪,怀念那时候的刺客先生们,也不记得多少次看到太太回复我的评论幸福地爆掉。谢谢你,小太阳太太,谢谢你一直发光发热,你永远是我们的小太阳!
【写得如此糟糕,望不要嫌弃,既然已经看到这儿了,再忍着看完吧】
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要好好注意身体呀,再忙也要去医院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~
最简单,也最美好的祝愿
愿你平安健康,喜乐无忧。

感谢下刺客

其实我入刺客圈挺晚的,到现在也就一年。
一年,不长不短,最甜的时候我应该错过了吧。其实有时也会爬墙,但是看到刺客列传那四个字依然会泪目,那是初心呀。
结局封存在脑海,记忆冻结在某个画面,结束了……他们的故事,少年君王,深谋臣子,白衣君王和小齐将军,美人哭包,端方君子,混吃等死王,红衣冷美人。
我一直对同人本有深深的执念,在一段时间内,简直是失去了理智。我一直在收本子,不管高价,然后,负债累累。我一个朋友说我傻,她说我砸钱没砸在爱豆身上,砸在圈里了。其实,我之所以对同人本有深深的执念,不仅想找一个不一样的结局,更重要的是。很多年后,我可以再找出那一箱子同人本,一边哭着一边说:“你看,我的小哥哥们,曾经是那么那么的好,”我只是为了记住那时最好的他们,最好的姑娘们和那时最好的我。
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刺客圈吧,是我的精神支柱,我是一个很不理智的人,我的感情基本支配着我的一切,我特别感性,特别不理性。每次刺客圈出事,撕逼,走人的时候,我就会特别伤心。在仲孟圈一直走人,双白接二连三的出事时,我崩溃了,我疯了。我甚至……想,那段时间我真的对世界没有很大的留恋。那时候的我,想想,真的是,后来,有太太安慰过我,朋友给我写过信,有个姑娘给我发过私信。我也慢慢不再那么执拗,有些事情已经这样了,我又何必去较真呢。只要,还有人记得,记得曾经的他们,记得那个夏天,不就够了吗?
那些个名字刻在我心里,或许多年后我依然会记起那些不那么成熟却又真实的俊郎面孔,然后,我可以依然像少女一样,哭一场,笑一场。
非常非常感谢的是刺客圈的姑娘们,是你们让我坚持下去。每次我撑不下去时,我都会看看聊天记录,我想:姑娘们是那么那么好,我怎么能走呢?
明天,我就要开学啦,带我入坑的基友说,带我入cp是为了让我更热爱生活跟他们一起越来越好的,而不是让我小小年纪沉醉其中醉生梦死的。所以啊,真的要好好学习啦,为了我爱的一切。
曾经有那么一群少年,闯进我的心里,在以后所有的年月里,成为我的信仰,曾经有那么一群姑娘,走进我的世界,在以后所有的年月里,成为我的阳光。
感谢相遇,感谢陪伴
以后也一直一起走下去吧💓

伶仃谣【楔子】
那个qi写错了,请自动忽略
渣文笔预警,可能有错别字

嗯,最近真的发生了很多事,但我真的要坚强地活下去,我亲爱的姑娘们啊,谢谢你们,给我活下去的勇气。❤️【顺便谢谢我家宁写给我的信】

我想去加拿大【全员】
  【这是一个地理课的梗,源于某天研究生毕业的年轻地理老师让我们说“你想去哪儿住。”轮到我的时候,我说:“我想去加拿大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那里经济发达。”“嗯,还有呢 。”老师超级认真然而我只是为了做个铺垫。“同性恋合法。”“同,同性恋合法?”“哦~”全班发出惊呼,“嗯。”地理老师的表情有一瞬的僵硬,她勉强问我:“还有吗?”“没了”“好,请坐”其实我本来想说的我有小哥哥搞ji来着,没好意思,经此一事全班似乎认为我是弯的?!(里面提到的各种雷人的去处都是我的同学们说的……)哈哈,bibi了这么多,希望大家不要烦我哦,接下来。】
正文/【渣文笔预警,可能有错别字,请多多包涵】
   晚自习的第一节,上地理。地理老师是个年轻的美女老师,同学们都喜欢上地理,感觉上地理是枯燥的高中生活中的乐趣。
   然而有那么八个人面对地理老师的时候,有些纠结,因为他们都喜欢地理老师,但是又相互吃地理老师的醋。地理老师上节课留了个问题:你想住在哪儿。地理老师来了之后,全班开始躁动。熊梓淇看了看地理老师,又看了看旁边那排在前面趴在桌上的身影,最终,决定对着彭昱畅发呆。然而,地理课很少有太平的时候。
   从第一个人说他想去亚马逊平原开始,全班开始进入失控状态。易柏辰饶有兴趣地听着,双眼盯着地理老师,大眼睛眨呀眨,冒出小星星。学霸马振桓破天荒的没认真听课,而是看着前面的易柏辰拿自动铅笔尖戳戳易柏辰的后背,眉眼微沉,道:“易恩。”易柏辰回头,看见那人的表情,吐了吐舌头,道:“马马,我错了。”边说着边露出了两个小酒窝。“嗯。”马振桓恢复了温柔的表情,揉了揉那人的头发。
   然而,后来,场面完全失控,去热带雨林斗地主,打保皇的,想上火星的……总之,什么都有。朱戬摇晃着凳子,痞痞地笑着,目光似乎长在了地理老师身上。突然感受到了教室另一边的寒流,他目光一转,只见查杰冷着一张脸正在看他。见他转身,查杰把头一扭,浑身上下都写满了“傲娇”这两个字。朱戬的笑瞬间挂不住了。他连忙让旁边的人帮他传小纸条安慰他家崽子。
   而赵志伟已经快把吕鋆峰的脑袋按到桌子上了。不顾吕鋆峰的挣扎,他把吕鋆峰圈到怀里说:“我不好看吗?”熊梓淇有些羡慕地看着赵志伟和吕鋆峰,感叹道:“果然还是同桌比较好啊…其实马马和易恩前后桌也不错。”不过看朱戬查杰离那么远,自己有了一丝安慰。
   熊梓淇不觉得看向地理老师,听见微咳声,他转过头去,看见自家彭彭小腮气鼓鼓的,正在看他。差点被彭昱畅可爱地喷鼻血,熊梓淇灿烂地对彭昱畅笑了笑,比了个飞吻。彭昱畅满意地转过了头,摸了摸有点发烫的脸。时间充足,地理老师让一个一个的说,轮到熊梓淇时,他站起身说:“我想去加拿大。”“嗯,为什么?”“哪里经济发达。”“嗯,还有呢。”地理老师微笑着问。“同性恋合法。”“同,同性恋合法?”“嗯”全班兴奋,地理老师的表情有一瞬的僵硬。“还有吗?”“没了。”“好,请坐”熊梓淇对着彭昱畅微微一笑,彭昱畅的脸红得像个苹果。
   当然,也有更雷的,某同学竟然想去中国yao子聚集地东莞,然而纯洁的地理老师并没有听懂。轮到彭昱畅,他站起来,调整着呼吸,快速地说:“我想去加拿大,因为同性恋合法!”全班爆发出惊呼声。“我想去加拿大啊,因为同性恋合法,超棒哒!”易柏辰小朋友一脸无所畏惧。“我是加拿大国籍啊,我们那边开放,同性恋合法。”马学霸一脸淡定,十分优雅地坐下了。最精彩的当然是熊梓淇后面的朱戬,他痞痞地坏笑道:“我想去加拿大,同性恋合法唉,如何不搞ji!”于是,因为有了朱戬,下一排的彭同学,易小盆友,马学霸的回答并没有引起更大的骚动。
轮到下一排的赵志伟吕鋆峰,两人同时起立,异口同声道:“我想去加拿大,同性恋合法。”一起坐下,夫唱夫随的,羡煞旁人啊。吕鋆峰一脸委屈地看着老赵,“大峰,下课请你吃东西。”边说着,法令纹闪闪发光。“好!”那张包子脸立刻有了生机。
   最后一排,到了查杰,查杰顶着冰山脸说:“我想去加拿大。”“因为同性恋合法!”查杰面无表情,点头道:“嗯。”坐下了。留下快石化的老师和想去风中凌乱的同学们。
我想去加拿大,和喜欢的人一起。
那里经济发达,同性恋合法。

  

占tag致歉

我真的很少会说这么难听的话,我希望有些人可以自觉一点。也感谢仲孟熊彭家的姑娘们陪在我身边,支撑着我不倒下,真的谢谢你们。

生日快乐【生贺】

这篇应该是生贺吧,因为6.6下午才放假,而且之前写给熊梓淇的生贺让我情绪崩溃【一边写一边哭】,6.7在KTV唱《你一定》哭得跟傻子一样,然后又上学了,因为懒,所以拖到了现在😂
渣文笔预警【可能有错别字,请多多包涵】
正文/【时间用的6.6,假装我及时写了生贺的样子】
6月5号,凌晨12点,窗外的霓虹灯不知疲倦地闪烁着,摩天大楼反射着冷漠的光,一切的一切都在疯狂运作。光怪陆离的世界,不知成就了多少人的梦,打碎了多少人的幻。
彭昱畅已经盯着手机看了半个小时,微信页面亮了又暗,暗了又亮,不变的是那三个字“熊老师”。对话框里删删减减,由“熊老师”改成“熊梓淇”,最终只剩下了“熊梓淇生日快乐”。那双手微微颤抖着,终究没有点下去,彭昱畅叹了口气,似是认命般,苦笑了一下。
自己在纠结什么?去年自己的生日的时候,不也没等到他一句生日快乐吗?熊梓淇同样也盯了手机良久,却也是自嘲一笑。自己在期待什么?连生日快乐也没给他发,如今又怎么能有奢望呢?
熊梓淇的双眼已然熬得通红,纵使他生日,仍有许多东西要做,他其实累了,真的,累了。彭昱畅把手机一扔,把头蒙在被子里,他又不缺那一句生日快乐。
“怎么心不在焉的?一会儿还有生日直播啊,打起精神来。”“嗯。”熊梓淇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滑着手机。“彭彭?”“啊”“丢了魂儿吗……”彭昱畅胡乱挠了挠头发,咧开着嘴,示意自己没什么事。
6.6。十一点半。彭昱畅盯着手机,手指不自觉地收紧。

在十一点五十九,终于把那句“熊梓淇,生日快乐”发了出去。已经盯了一个半小时手机的熊梓淇听到了特别关心提示音响起。喜悦直冲心脏,只是一句“生日快乐”竟让他鼻头一酸。是他,对不起彭彭。
“熊梓淇”那三个字莫名刺眼。“彭彭,对不起……”“熊梓淇?”“别……”一个字,彭昱畅瞬间明白了熊梓淇的意思“熊老师……”“彭彭,今年我陪你过生日。”“……”“彭彭,我,好想你。”
“熊老师,我也是。”
生日快乐,我一直都在,我一直想着你💓
【自己写了啥也不知道,简直不堪入目,谢谢你们能看到这里,小透明一只,请多多包涵】

山野


私设土葱未涉朝堂【因为未涉朝堂,所以衣服用了浅色调】
渣文笔预警

微风和畅,虽立夏已过,但也仍觉处于春末。
前夜才落了雨,空气夹杂着丝丝凉意,少了分燥热。
浅绿色衣袍纷飞,映着少年清秀的面庞,秋千上一小小的少年正欢笑着,秋千高高荡起,笑声洒满庭院。
“章儿。”青年好听的声音如古琴上微铮的弦,低沉悦耳。
“堃仪!”孟章往门前望去,看见身着杏黄色衣袍的青年,竟不觉自己松开了抓着秋千的手。
小小的人飞了出去,仲堃仪原本柔和的脸上霎时布满了惊慌,快步跑过去一把抱住那抹浅绿,微松了口气,佯装怒道:“怎这般不小心,若是伤了可如何是好?”
“堃仪有你在,我怎么会伤了。”带了些许撒娇的意味。仲堃仪的表情一秒温软下来,“以后不许如此了。”“嗯”仲堃仪看着那直点着的小脑袋和那清澈的眼眸,无奈的笑了,揉了揉孟章的头发。
缕缕炊烟升起,“章儿,来吃饭。”在外面瞎捣鼓的孟章转身对着屋里正忙活的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,道:“就来。”
“章儿,来吃这个。”孟章捧着已经向小山一样的碗,大眼睛扑闪扑闪的,可怜巴巴的盯着仲堃仪,道:“堃仪,我吃不下了。”“那可不行,你还在长身体呢。”仲堃仪一脸严肃认真,孟章夹了一筷子菜给仲堃仪,甜甜地道:“你也吃。”仲堃仪一瞬被冲昏了头脑,晕晕乎乎拿起了饭碗。
饭毕,仲堃仪起身收拾碗筷,午后自是要小憩的。“章儿你去休息吧。”刚要转身,便被一只小手扯住了衣袖。“堃仪,我还不想睡,我陪你好不好”仲堃仪柔柔地笑了,轻声道:“章儿乖,快去好不好,我马上就来。”说着刮了刮孟章的鼻尖。缺见那小家伙并不妥协,依旧扯住他的袖子,小腮鼓鼓的看着他。
仲堃仪溺宠一笑,把人抱了起来。“仲堃仪,放我下来!”仲堃仪把人抱到床上,拉上被子 ,柔声道:“睡吧”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孟章的后背,孟章嘟了嘟嘴,看见那人柔和的脸,终是闭上了眼。
仲堃仪的手依然在那人的后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,均匀的呼吸声已铺满了屋子。孟章吧唧吧唧嘴,看那口型似乎在唤堃仪。
仲堃仪笑了笑,轻轻撩开那人的刘海,在光洁的额头上,落下一个吻。
此生不慕朝堂,不羡江湖,只在乎山野之间的你我。

谷雨祭

渣文笔预警,小学生文笔,可能有错别字,嗯,第二季仲堃仪穿的就是黑衣了,出于私心还是写了黄衣,勿喷,勿喷 
   ——你入学宫的第二年谷雨祭春日,你,还记得吗?
   ——记得,怎会不记得……
   一壶清酒,一袭黄衣,细雨如丝,柳枝轻拂,谷雨时节,祭奠故人。 又是一年谷雨,仲堃仪总会想起那年谷雨祭春日在学宫与孟章初见时的场景。
    人啊……总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。后来的仲堃仪终是痴魔了,他要报仇,他要为他的王上报仇。可是一切终归是晚了,那个一袭绿衣的少年回不来了,没有人再唤他仲卿了。
    孟章没有衣冠冢,除了那印信,仲堃仪再也没有与他的王上相关的东西了,他颤抖着抚了抚那木盒,携了一壶清酒,踏出了枢居。
   天枢王陵,仲堃仪望着那透着皇家威严但更多的是苍凉的王陵,把酒倒入黄土,“王上,那里面冷吗……”他失神的喃喃道。终究是没与王上品那美酒,话那良辰啊,王上,您就是微臣眼中心上的良辰美景啊。
   酒灌入口鼻,辛辣的味道直把人逼出泪来。仲堃仪灌着酒歪歪斜斜地步入枢居,青草萋萋,让他忆起当日的回眸。 酒壶落地,破碎一地,仲堃仪眼中流出两滴热泪。 他哽咽道:“来世,惟愿吾王一偿心愿,长乐未央。”
    “长乐未央为何要等来世?”让仲堃仪日思夜想的声音入耳。
   “王上!”仲堃仪回头,欣喜冲得他几乎站不住。
    那一袭青衫的少年目光清冽,恰似当年谷雨祭春日学宫初见,他轻笑道:“仲卿。”

最后写一点:玻璃心的我还是硬改成了he,其实是根据填的词写的,填词的最后一句把自己虐的心肝儿颤,于是硬写了甜的。